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十个音乐人里七个是男性?来看看顶尖的女性音

发布时间:2019-03-1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在音乐行业的专业领域,我们总会发现一些性别上的分布不均。去年一年间的行业调查发现,这种现象远比想象中的更严重。Pitchfork 杂志的调查发现,在 2018 年的音乐节艺人名单中,70 都是男性,女性只占 19。非营利组织 SoundGirls 估计专业音频行业内只有 5 的女性。同时,Spotify 也发布了一项报告,在播放量最高排名前 50 的歌曲中,女性音乐制作人的比例仅仅只有 11。
 

很可惜,我们并没有一个简单直接的方式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在音乐教育行业中,女性却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近几年来,她们在行业内逐渐获得了知名度,作为导师提携了许多音乐人,更在坚持着消除社会上的性别不平等现象。她们的工作并不只限制在音乐学校中进行教学。我们在这里与四位这样的女性教育者聊了聊,她们各自有着不同的方向,比如组织 Workshop 活动、拍摄 Youtube 视频,或者是作为专业的产品专家。她们每个人都分享了一些在音乐教育行业遇到的一些挑战,以及获得的回报,同样也为想要进入音乐行业的女性提供了一些建议。

DJ Rachel,Femme Electonic 创始人 

Q: 能跟我们聊聊您自己和您的音乐生涯吗?

我是来自乌干达坎帕拉的一名 DJ、音乐制作人,我现在住在洛杉矶。我大概是第一位乌干达,或着说非洲东部出身的女性 DJ。我已经 DJ 了 22 年了。最开始的时候我曾经是个说唱歌手和 MC,在坎帕拉的一家叫做 Pulsations 的酒吧开始了自己的生涯,之后我在 Club Silk 开始了我最长时间的驻场生涯,这也同时让更多的人知道了我。

Q: Femme Electronic 是什么呢?

Femme Electronic 是我们建立的一个教学空间,它给所有的成员一个安全、包容的环境,让她们可以学习 DJ、使用 DJ 设备,以及制作音乐的知识。我们定期在乌干达、东非,神州欧洲各地举办 Workshop,为各地的女性音乐人提供这些音乐知识。她们也可以向我们租借音乐设备,以供回家进行进一步的练习。我们 Femme Electronic 同样也组织一些音乐演出,比如三月一次的“Femme Famous”,和一年一次的“Rapture Warehouse Rave”,只邀请女性 DJ 进行表演。很多的新人 DJ 会在这些活动中与资深的大牌 DJ 切磋技术,展露头脚。我们也会在 Instagram、Facebook 这些平台分享我们成员制作的音乐作品。Native Instruments 给我们捐赠了一些 DJ 设备,很多我们的成员学习、演出时使用的就是这些设备。

Q: 在 Femme Electronic 的课程结束后,她们后来的发展是怎样的呢?

她们很多的人都去了一些俱乐部作为 DJ 进行表演,认真的追逐自己的音乐生涯。当然也有一些去做了完全不同的工作,不过她们同样学到了很多音乐知识。有一些成为了著名的音乐人,比如 Kampire,也有的选择留下帮助 Femme Electronic 的工作。我也推荐了一些人去了一些俱乐部或派对活动,最后的反响都很不错。Femme Electronic 的影响力甚至发展到了肯尼亚,所以我们在肯尼亚也有了当地的 Femme Electonic Kenya 组织,同样我也邀请了一些 Femme Electronic Kenya 的成员来到坎帕拉的一些大型音乐演出中进行表演,帮助他们扩大名声。过后,她们也经常被一些坎帕拉的音乐活动再次邀请。

Q: 您个人是怎么看待 Femme Electronic 对这些成员们的影响的?

看到自己的学生在行业中取得优秀的成绩,可能是最能让我开心的事情了。她们都特别愿意参加像是“Rapture Rave”和“Femme Famous”这样的电子音乐活动。刚开始加入的时候,她们可能更多喜欢的是像 Afrobeat、Dancehall 这样的音乐,但接触了电子音乐之后,她们会非常喜爱,在课程结束之后也会更多投身于电子音乐派对、音乐节这类活动中。我经常被一些演出经纪机构问到推荐一些 Femme Electronic 出身的女性 DJ,这也代表我们的名声远扬了。

Q: 您会给一些也想投身于音乐教育、Workshop 活动的女性她们什么意见呢?

我会说“就开始做吧”。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知识上,无论是你自己还是学徒们,这都是非常充实的。你应该百分百地投身于一项自己热爱的职业。要小心那些消极的、想让你误入歧途的人们,不要让他们影响了。寻找、加入、或是与一个和你行业相同、目标相同的组织合作吧。

Q: 您对 Femme Electronic 有没有什么额外要补充的呢?

Femme Electronic 很有可能培养出下一个 DJ 明星,这和性别、性取向、财富、社会上的阻碍或是穿着都无关。唯一有关的是你的才华、努力、多元性和适应性。加入我们吧,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上都能用这个名字搜到我们。

JANE ARNISON, 音乐人,音乐教育者 

Q: 能告诉我们一些关于您和音乐的故事吗?

我一直在做音乐相关的事情,而且玩过大部分的乐器。但是当我在澳大利亚的一所音乐学院学习作曲时,我才真的把它上升到职业的高度。在音乐学院的学习为我的技术和理论打下了十分出色的基础。以前我总是在乐队里演奏,在完成学业后,我开始觉得古典音乐世界的限制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逃到悉尼一家行业领先的工作室开始实习。

我曾与著名音乐制作人 Scott Horscroft 以及许多传奇的澳大利亚乐队合作,学到了很多关于录音棚的实战经验,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对模拟录音室录音和制作感到入迷。我曾经担任 Australian Idol  (澳大利亚偶像)的声音工程师,就像 The X Factor 一样。我一直在研究自己的音乐,这个过程中,也一直在为别人做音乐。突然有天,我想要生活中多一些变化,所以我决定搬去欧洲。我决定我要完全专注于写音乐,然后看看生活会发生什么变化,所以我搬到了柏林 —— 这就是我过去的一些经历。

Q: 您参与过哪些教育活动?

1) BIMM 柏林-制作总监。我在这里负责构建及完善音乐制作的课程,我们很活跃,并且一直在招募优秀的女性教师加入到我们的教学中来。

2) Native Instruments - 女性向 Machine Jam workshop  
3) 作为女性导师,为丹麦带来了一个由政府管理的音乐创作营。 
4) Mint/Ableton 循环-面向女性/酷儿的盛宴 
5) 为女性难民提供义务的吉他课程。 
6) Mint Ableton 面向女性音乐人的制作课程 
7) DICE 音乐节-女性/酷儿音乐工作坊 
8) 德国汉堡的 Reeperbahn,一场专注于女性制作人的话题的演讲。探讨了为什么在这个音乐产业内的音乐人(包括女性)、歌曲创作者不把重要的任务交给我们女性,而更喜欢选择男性的原因。

Q: 教学是另一套体系的技能。 您是如何为研讨会进行准备工作并担任导师的角色的?

教学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近 20 年来,我一直在以各种形式教授音乐! 我专注在音乐制作的教学方向也有八年了。 因此,每次我提供类似的研讨会或课程时,我都会查看以前的笔记,看看有什么需要改进的,或者我自己的观点本身发生了哪些变化。 这有助于我建立一个坚实的基础,所以我不是每次都从头开始准备,但我也要确保我授课内容的新鲜以及能与时俱进。

我刚刚完成了一个教育方向的的研究生课程。 这极大地改变了我的教学方式,这是一次非常棒的经历。 它帮助我把注意力从自己身上移开,不断提出问题:学生在做什么? 我如何激活它们?

指导课则有点不同。 我发现,在指导课上,我像是在做治疗师。你在那里的原因就是为了启发学生的,你需要能够发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并且能让他们自己知道。 当然,也要看看他们是否遇到了一些问题,然后帮助他们克服它。 

Q: 您个人对参加研讨会的女性感到惊讶的是什么?

我一直认为,创造力并不一定需要通过指导而来。 尽管有一些女性说她们什么也不了解,但实际上,她们已经开始尝试以他们自己的想法和理念来完成创作了,这些方法带来了有趣而独特的成果。 我喜欢拥有个人风格的工作方式,并教导我的学生这么去做。 我需要深入了解每个人的方法,在这个过程中,我每一次都能探索到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学海无涯,学无止境!我觉得,它向两个方向发展总是很重要的。

Q: 您认为女性教育者在改善音乐行业性别平衡方面发挥了哪些作用?

我们充当年轻女性的榜样,为她们提供一些前进的动力。我们也培养了一些与我们合作的年轻女性,推动她们,为他们提供咨询并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在我看来,无论女性创作者在音乐产业内是否能获得机会,她们中的许多人在这条道路上都会踌躇不前,并且不再继续她们曾经的梦想。 虽然我仍然在想为什么会这样,但现在我的解决方案是提升自己在教学中的激情,以及尽可能地帮助我的学生们克服他们可能面临的挑战。

Courtney Hawkins,YouTube 创作者 

Q: 可以和我们聊聊您的音乐背景吗?

我是来自密苏里州的音乐家。我从小沉迷于音乐,在年轻的时候,我和我的妹妹一起观看 MTV 上的音乐视频,阅读我可以拿到的所有的作曲手记,只是为了看看谁在每首歌上做了什么。

Q: 您是如何学习音乐制作的?

我大约六七岁时开始弹吉他。我父亲教我所有的开放和弦和一些拨片演奏技巧,剩下的由我自主学习,所以我读了很多书并自学成才。直到我13岁才拿到 FL Studio 软件,我对制作非常感兴趣。我会访问一些人气论坛,然后在那边吸收很多知识。在我掌握基础知识后,很多其他制作人开始在YouTube 上发布教程,这些教程对我帮助很大。

Q: 是什么让您创立一个 YouTube 频道?

我想回馈给我这么多的社区。 我也注意到社区其实缺少女性代表,同时我下定决心克服了镜头恐惧症,开始发布更多内容。 迄今为止的整个经历绝非常棒。 我从人们那里得到了很多积极的信息,说我帮助了他们,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Q: 您是如何决定您的教程主题的?

有时我会通过 Instagram 或以前视频的评论来让粉丝说出他们想要看的内容。 其他时候,我写下我发现可能有助于提高的小笔记。 我有一本专门讨论视频创意和主题的期刊。

Q: YouTubes 需要了解视频,照片和设计的影视制作技巧。同时你也在学习大量新的音乐工具。如何让自己了解如此多的新创意软件和硬件?

有好几次我感觉力不从心,因为要学习到那么多不同的媒体生产工具。 我尝试不让自己崩溃,因为那可能发生甚至已经发生在我身上。 我尝试通过使用白板,期刊和日常任务保持井井有条。 这样我知道我将花多少时间学习,创作或拍摄。

Q: 对于想要开设自己的 YouTube 频道的女性,您有什么建议?

放胆去做吧!停止考虑在镜头前的恐惧----不要害怕镜头和说错话,你的热情会为你代言的。

Nadine Raihani,NI 首席产品专家  

Q: 您是 Native Instruments 的首席产品专家。产品专家一般是在做些什么呢?

我做一些 Workshop 活动、培训一些艺人、做做声音设计和教程。

Q: 您在这份职业中最热爱的部分是什么呢?最有挑战的部分呢?

我最喜欢的部分就是与自己崇拜的艺术家交流心得了。最有挑战的部分是制作教程所用的音乐,因为我希望教程中的音乐能被更多的人喜欢。

Q: 我听说产品专家的职责之一是与艺术家沟通,能详细说说吗?

可能作为产品专家最受启发的部分就是与一些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交流,学习如何制作出他们独特的声音风格。我一直坚信制作音乐没有正确或者错误的方法,但与他们交流的时候我常常会怀疑自己。(不过我还是坚信制作音乐绝对没有错误的方式!)

Q: 我听说您同时也在 SAE 学院教授音乐制作课程,您在 NI 的产品专家工作之外额外选择了教师的工作,有没有原因呢?

从我个人来讲,在我学习音乐制作知识的时候,没有遇到一位女性教师。其实我完全能理解,同时在当时这也是非常普遍的状况,但我坚信在当下,女性的教育角色会对启发更多的人进入音乐制作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Q: 对于想要成为产品专家的女性有没有什么建议?

当我应聘 NI 的声音设计师时我的知识和技术其实并没有那么优秀。我真的不确定我能不能胜任这个工作,不过到最后我还是递出了我的简历,心想就算我不会也可以努力学习。这种态度成就了我。

 

分享乐城仕,分享精彩: